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平武 > 特色平武
【绵阳晚报】山寨歌会唱醉了群山
发布时间:2014-09-29

   ■邱平邦 文/图

   在平武县西部山区的夺博河畔,居住着一支古老而独特的少数民族——白马藏族。白马人有独特的服饰、语言、古朴的民族风情,以能歌善舞著称。


  为发掘整理民族民间音乐、舞蹈,使其更好地传承,发扬光大,1982年5月,在著名音乐家、绵阳地区文化馆馆长杨玉生的组织带领下,地区下属各县文化馆音乐、舞蹈干部一行40余人前往平武采风。平武县文化局、文化馆全力配合,将居于偏远山寨的白马藏族民间歌手20余人请到县城,在有“深山宫殿”之称的报恩寺内举办了别开生面、最早的纯原生态白马藏族“首届民歌演唱会”。风格独特、古朴原始的民歌,使人眼界大开,引起了文艺界和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从此,平武县便每年春季清明时节举行一次山寨歌会。山中“瑰宝”开始走出大山,迅速传播,成为平武一张文化名片。

   到了1991年,为庆祝这一歌舞盛会走过10个春秋,进一步扩大影响,平武县成立了歌会筹委会,于4月5日清时节,在木座寨举行了规模空前的“平武县白马人第十届山寨歌会”。

   4月5日,阳光灿烂,春意盎然。木座山寨,彩旗飘扬,锣鼓喧天,一派节日景象。一大早,白马、泗耳、虎牙等少数民族乡寨的数千名身着节日盛装的藏族同胞陆续来到会场。应邀前来参加歌会的近三百位来宾,分乘数十辆大小客车,沿着当地政府为此次歌会专门抢修通的蜿蜒山路,也来到寨前。白马人用最隆重的礼仪热情欢迎四方宾客:用酒歌和蜂蜜酒逐一给每位客人敬酒,然后穿过载歌载舞的夹道迎宾队列进入会场。来宾中有省、市、县文化部门的领导,音乐、舞蹈、民俗方面的学者、专家,各级文艺团体的文艺工作者和爱好者、旅游者等等。


   午饭时分,来宾们被邀请进各家各户做客。热情好客的主人用羊肉煮土豆、蜂蜜粘荞饼、酸菜汤杂鱼和青稞咂酒等山寨特色食品招待远方来客。

   下午一时许,阵阵清脆的猎枪声拉开了歌会序幕。破布和强巴(姑娘和小伙)率先跳起了《朱利满》(圆圆舞)。白马人生性豪爽,酒杯高举,歌声响起,各代表队轮流登场,激情四溢地演唱了各具特色的“酒歌”,酒与歌永不分离。歌声回荡在山谷,伴着夺博河的水声飘向远方。白马人崇信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一些舞蹈就是作敬神驱鬼用的。一群姑娘跳起了《猫猫舞》,舞中表现出了膜拜、驱赶,毡帽上的白鸡毛翎子,在风中摇晃摆动,成为一道独特的顶上风光,欢畅、激情尽显其中。接着,在一阵锣鼓声中,七个头戴木雕面具、身着兽皮袍的“黑熊神”,跳起了驱鬼镇邪的《曹盖舞》,刚劲粗犷的舞步,让观众倍感新鲜、震撼,摄影人手中的相机更是“咔嚓”不断……如今,《跳曹盖》已列入绵阳市和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鲜艳的服饰、欢乐的歌声、激情的舞步,还有那满山遍野飘动的白羽毛,一波接一波,使人眼花缭乱。山寨沸腾了,人们陶醉在歌舞的海洋中,直到太阳落坡。

   入夜,熊熊的篝火照亮了山寨。白马人无论男女老少倾巢出动与来宾手拉手跳起了“圆圆舞”,一圈、两圈、三圈……他们腰揣酒瓶,手拿酒杯,边跳边唱,边唱边喝。人们忘却了时光,忘了疲劳,唱醉了群山,跳欢了溪流,通宵达旦,直到红日升起……


   在山寨狂欢的人潮中,我遇见一位让人难忘的同行,他就是歌会筹备组的主要成员之一、原平武县文化馆馆长、音乐辅导干部陈定刚。为搞好第十届歌会,他多次入驻山寨与藏族同胞同吃同住,作策划、辅导,让原本自娱自乐的山寨歌舞,既保持其原生态的朴实和独特风格,又能登场表演。由于长期劳累,积劳成疾,他病倒了。歌会当天艳阳高照,人们都衬衫单衣,笔者见到他时,他却身裹一件棉军大衣,一脸倦意,但仍拖着沉重的步伐奔跑在台上台下,敬业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第十届白马人清明歌会圆满落幕。但这从远古走来的山寨歌声余音袅袅,永远萦绕在人们的心中,融化在白马人的生活中,伴着这古老的民族走向美好的明天。